一枝花犯

—就叫我花犯吧—
追星追番两不误,二三次元两手抓
喜长篇,更新慢,冷cp专业户
爱吃all,但认定了攻受后不可能站对家的
删文狂魔请注意
  1.  5

     

    【多灵】不平庸人士的爱恋

    *非人学园,多闻X白灵百合向,注意避雷
    *含少量R15情节,雷者可跳
    *设定有参考原游戏,其他为延伸
    *全文链接:https://shimo.im/docs/3AJhvTGnN5wYsFLf/
    *手机党详见评论区

    混乱。

    出生在黑暗地带的多闻,最喜爱的便是混乱,她爱滋生在污浊灵魂里的黑恶,爱肆虐痛苦的疯狂,她甚至觉得在危险中,她才是她,她才能真真正正的活着,在冲动与死亡边缘思考,她才能平静下来。

    所以她也喜欢伤痛,喜欢血液,喜欢他人痛苦的休克,也喜欢自己控制不住血流的快感。或许她就是为了混乱而生的,多闻——就是混乱,所以她在哪里,混乱也就在哪里。

    多闻对于这些评论不置可否,因为这些流言蜚语甚至不曾见过她的面,也不会有人对她这样的人真正感兴趣,那些平庸而流着平庸血液的平庸之人,只担心灾难会不会降临到他们身上。对于被当做都市的饭后谈资,多闻也不甚在意,因为就算如此——就算他们彻彻底底把她底细摸了个透,又能怎样呢,遇见她的话,她也不会大发慈悲放他们一条生路的。赐予庸人流血而亡的刑罚,这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

    所以说——庸人,就是庸人。多闻不喜欢庸人,不喜欢这个世界,但是为了血液,为了混乱,为了向自己证明自己还活着,庸人也能为她献上生命,那是无用的生命一生中做出的最杰出的贡献。

    混乱制造机器,本应该在淌着恶水的沼泽和猪笼里徘徊的,白灵先前听说过多闻的那些好事情,却也像庸人一样把她当做都市传说般的口头人物罢了,她自然不会觉得自己能够和多闻有更多的接触,别说接触了,那时候多闻这个名字只是在她心头一晃,不知晃去了哪里,只是再没有浮现过。

    多亏了广目,是的,那个整天一副儒雅模样的斯文眼镜儿,也不知该感谢他引了一段缘,还是该恨他成功扩大了混乱。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的道理人人都懂,把混乱带进非都里,啊哈,也算欢喜得不行。

    夜晚身为怪盗的白灵,身为秘耳天堂一员的白灵,自信矫健,十足魅惑又帅气逼人。但白灵只是看到本该由她亲临的盗宝现场由混乱主宰,人和人间矛盾激烈,场内凌乱不洁,原本布置精简的大厅里的一切像是遭到凌辱一样歪曲不堪。混乱的中心,或者说混乱的源头,她看见一个女人,身材可人,衣冠土旧,扎着包子头,满脸灰尘,可她的眼睛闪着幸福和兴奋的光,笑里带着常人不具备的活力和嗜血。

    她身上沾了不少血迹,有些是很久以前早已凝结在上了的,有些已经把袖襟染成黑红如同罪孽再洗不掉,还有的就是刚溅上去的身周人的鲜血。白灵看到了,在那女人看见血液时痴迷的眼神和馋涎欲滴的丑陋模样,简直透过她看见了那个残破尖锐的灵魂。

    那女人在混乱的人群里穿梭,手里那把伞(也许是武器?看不清晰)手起伴随血流。白灵本该拿着她的宝物离开,但她莫名伫立在房檐上看了很久,她觉得那女人似乎正在追求和渴望什么,而且还差些什么。

    鬼使神差的,白灵一手紧箍趁乱偷走的怀里的宝物,一手举起双枪里的一把,对着混乱里主导混乱的窜动的人影狠狠按下扳机。按下扳机那一刻,白灵在瞄准器里看见女人闪着暴虐光芒的一瞥,随即闷哼一声偏过头去。白灵再看不下去了,心跳狂跳地离开现场,转过头时好似还听见了奇特的“咔哈”的笑声。

    多闻。多闻。多闻。再没浮现过的名字突然在内心大摇警铃,伴随着久久不能缓下来的心悸一般痛苦激烈的心跳。

    多闻——

    和谐内容走链接https://shimo.im/docs/AhgozGlrVjAK5Ign/

    事后白灵只觉得浑身酸痛,又困到了极致,揽着多闻就想睡下去了。可是多闻远比她睡得早,已经熟睡到打鼾,哈喇子都差些流下来。这时候她总是像个孩子,虽说多闻一直很孩子气,但这时候指的是真正的孩子啦,无害,纯净,且看起来十分幸福。

    沙发实在太小了,多闻半边身子趴在她身上睡着了,白灵别说睡下去,连走都不好走。疯子睡着了也不是普通人,要是白灵真不小心把她弄醒了,她脑袋不清醒的话指不定会做出什么。话说回来,白灵也没有很怕她,就凭多闻,一个敏感,拥有怪物一样反应能力和本能的人,能够在她面前像孩子一样的入睡,就可以看出她对她怎样的信任和依赖。

    对此白灵一直受宠若惊,不,其实该说是不知所措。显而易见她于多闻是不一般的,白灵却连她们如何在一起的都还未理清。

    白灵一边理着怀里人散乱的头发,湿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胸口位置,她一边回想她们的初见,也就是名义上的初见,不算上那意外的戏剧性一瞥。

    啊,不得不说到广目,白灵与他并不熟,只是组织间多少有点交往,有一些必要联系罢了。那天广目将多闻带到她身边,是这样说的“这个孩子想见见你。”

    白灵顺着看过去,看到了多闻,也就是广目口中那个‘孩子’,身高171,身材高挑,衣着性感(大概是抢了新衣服了),表情可怕的孩子。这次见面,距离那一瞥只有两天的时间,白灵不得不佩服多闻的行动力,那种遵从放肆任性的本能的魄力。

    那时候组织与‘溯’暂时建立了友好关系,因为想下盘大棋搞另一个非都的大帮派。那既然如此,多闻和白灵岂不是正好的一同行动的现成组合吗,于是她们一起生活了,连什么时候在一起的都不清明,只是某时某刻,某一时间点,甚至某一个眼神,某一句话之后,她们就在一起了。没有人表白,表白甚至显得很奇怪,尽管多闻在那个薛定谔的时间段之后常对她说“我爱你”,还会喊她“宝贝儿”“小白鼠”。

    于是她们过上了早出晚归,每天归来势必会有某一个人带一身血迹或者风尘仆仆,于是便去沐浴,两人带着一头水滚在一起,多闻像猛兽一般压她,占有起来就不要命。白灵知道多闻的身世,因为很简单,无可挖掘,她轻而易举地在广目那里问到了,就是一个带着浑身恶臭的,控制欲极强,疯狂,不谙世事,无视任何规则的一个女人,也可以说是孩子。所以白灵理解多闻的一切性癖,除了用刀给她划了一下(多闻曾这么做过一次,被她狠狠地骂了)。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白灵其实很吃多闻这一套,只要多闻露出那种想要占有她,毫不压抑控制欲的表情,用看猎物的眼神凝视她,她就内心发紧,不可控制的悸动、情动。

    所以她也是爱多闻的,尽管她对此有些懵懂。说不清是爱还是依恋,还是有些病态的相互理解和相互占有,不过,谁又能说病态的爱不算爱呢。

    于是内有互相相爱,外有组织要求,没人能对多闻和白灵的犯罪同居表示反对,当事者乐在其中,一直这样下去有什么不好?白灵这样回忆着,不自觉的意识更加模糊了,她还是没想明白她们为何在一起,也没理清自己有多爱她,就被睡意吞没了。第二天醒来时半边身子已经全麻了,她哪里还管多闻醒后会对她咋样,气得翻身把多闻甩到地上,果然,多闻醒后不敢说一句反驳的话,乖乖地跪了很久。

    后来又拒多闻所说,那天睡得实在太饱满,她已经很久,应该是从没有这么熟睡过,刚醒的时候有点脑子不清醒,叫跪就跪,太丢脸了。

    至于清醒时会不会仍听话的跪下这个问题,还没有勇士提出愿意豁出性命提问。

    有句话叫“自以为能够沸腾的水”,可能这话有些不好懂,反正白灵觉得现在的自己有些像了,以为一切都可以是靠她,或者她们两人决定的。当然还有一句话就非常简单,像漫画里被标出杀人凶手式的剧透一样令人心烦又清晰无比,叫做“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其实若要显得深奥,也可以说成“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聚散离合是缘分,而有缘未必有份”。但白灵想想还是算了,因为她们分离其实也和相遇一样是注定的,并不存在“此恨无穷”;“有缘无分”也许是,但白灵不喜欢,也抛在脑后了。这一切就像这篇文章写到3299个字一样,是既定事实,是注定的。她们再无奈也毫无办法。

    事实证明,“溯”下的棋远比秘耳天堂要远大。“简直可以去和白象去比划比划。”白灵曾经这样讽刺的想。她未曾怪过多闻,因为她知道多闻是用来当枪使的,瞄准按下扳机,让她飞过去打,让敌人流血就行了。而白灵本来对此早有预感,可惜那之后的生活实在是顺利得像理想乡,使她将既定事实也要忘了。

    合作完成后“溯”迅速脱离合作,与被灭掉的帮派的另一个仇敌建成友好关系,针对起了另一个与秘耳天堂关系友好的组织。本来先前秘耳天堂与那个大帮派无甚冲突,只是“溯”开出来的条件实在好,再怎么说也可以去除个社会上的对手,欣然答应了。到头来由于来往切,“溯”组织基础成员少,信息高密度集中,“溯”很快找到新的猎物。

    那个小帮派,与秘耳天堂算不上合作,与“溯”算不上敌人,只是因为它被选为了“溯”的野心的一颗棋子,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消失了。这对组织来说甚至谈不上损失,只是再和“溯”友好是一难再难了。

    那天白灵回家,发现多闻就这样消失了。不是暂时的出门,而是连气息都消散去了。甚至连她的生活用品都没带走,白灵前几天还特意帮忙收拾了的。

    于是这就是她们的分别,实在是太平庸了,平庸到让人想:这两个互相爱慕被强制分离的人,真的是白灵和多闻吗?白灵只是不知所措的窝在她们一同眷恋过的沙发上抱着双腿,发现无可在回忆的了,她们的生活就很简单,简单得不够危险,不够充实,但是仍能让她们心惊胆战。

    白灵静默到晚上,知道窗外灯光稀疏才勉强睡着,睡得不熟,也不饱满,像仅仅闭着眼过了一夜一样。但是她听见外面很吵、很闹,好像还有什么人在喊她的名字。白灵还是没有醒来,直到有人狠狠地推她,她才勉强睁开强制闭了一夜的眼。

    “!”

    多闻——多闻身上有些尘土,有撕裂扯破的痕迹,衣襟上沾了一点血迹,但显然不是她的,她好像没有经历什么很激烈的打斗。看见这样的多闻,白灵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心里感谢多闻超高的行动力。这个戏剧性的重逢,距离她们分离,只有仅仅一天。

    房间有些凌乱,从房门到沙发有被冲开的痕迹,多闻离开时应该被没收了钥匙,所以房门裂开了,多闻是把它砸开然后进入的。

    真不愧是多闻,应该这样说吗。多闻不论去了哪里,加入了组织,或者被束缚,被限制,她还是那个无视一切规则,放肆,孩子气的罪恶的混乱之始。多闻,还是她爱的多闻。

    白灵不再想她是如何而来,将要去哪儿,这次被多闻抓住手再也不想松开,多闻带她跑了出去,她也就跑出去了。

    多闻还在对她喊着什么,但白灵无心去听,依稀听见她在不停叫着她的名字,所以白灵就应了,也应了她很多遍。

    不管去哪里,都别再回来了。



    。我个人觉得。。。还是有点烂尾吧,因为这篇文写了很久很久,之前的灵感过了。
    。各位,多灵是真的好吃,我磕爆
    。真的,哪怕再多一个人入坑也好,一个人产粮真的很痛苦(发出求粮的声音)
    。另一篇文也在准备中了,也不知道啥时候写的完

     

    非人学园多灵多闻白灵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