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花犯

—就叫我花犯吧—
追星追番两不误,二三次元两手抓
喜长篇,更新慢,冷cp专业户
爱吃all,但认定了攻受后不可能站对家的
删文狂魔请注意
  1.  117

     

    【昭野】龙与新娘

    。iboyXmeiko,请勿上升真人

    。还会写一个车作为后续,太适合写车了

    。奇幻设定,不严谨




    田野每天都会去那个边境森林身处的隐蔽洞穴,躲开所有人,带着他的书,他的药篓,有时带几块黑面包去那里。他当然不会对任何人说,那里堆积着众多淘金者和冒险家梦寐以求的宝藏,一块金钱币就足够边远乡镇的每一个人过一辈子,况且那里何止一块金钱币呢。

    但与其说洞穴占满了金银财宝,不如说空空如也。田野此时躺在冰冷的金制宝座上,这是这里唯一能坐下的东西,他面无表情的发着呆。洞穴里没有光,可是金这种金属是天生能够吸引光元素的,所以这里无时不是金碧辉煌。

    面前是堆积成山的财宝,足足可以达到洞穴一半的高度。最高处的闪了闪,一个黑衣少年从里面钻了出来,甚是显眼,田野看见他,不自禁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少年隔了很久才从金山上晃悠悠爬下来,田野就笑吟吟看着这幅好笑场面。

    他看着少年越来越快地向他靠近,有种迫不及待的急切。走近时少年也没对他说一句话,而是直接扑到他身上,按在宝座上紧抱在怀里。田野被硌地有些疼,但是温柔地回抱了他。少年抚摸他的脑袋像是安慰,凑近他的脖颈深吸一口气。

    其实不只是这一个充满宝藏的洞穴而已。田野任少年对他的动作,不舒服地扭了扭。

    他还养了一条龙,没有人知道。






    也许说养龙不准确吧,他们初见也并非初见。田野早在少时就听说过胡显昭的大名,天才少年,天生的勇者。以前田野在学校上课,透过窗子就能看见草场上练习剑术的学生。胡显昭绝对是最容易辨认的一个,每当楼下变得喧闹,围着学校近一半人的时候,田野就知道——胡显昭来了,他在练习。

    田野从来不会去草场,他是牧师里的高材生,但对武术毫不在行,哪怕是为了看天才勇者如何轻而易举击溃对手,他也只在高处细细观察。看他举剑,看他冲刺,看他躲避,看他跨步向前一招制敌。

    田野最终没和胡显昭说上一句话,也不确定胡显昭是否认得自己。都是天才,但是低调如田野,就算胡显昭想见他也没什么机会。事实上胡显昭的生活很平凡,他与正常人一般上课,上课睡觉,练剑,只不过再没有比他更像勇者的勇者了,木剑在手,也有一种龙骑士手举龙枪屹立的味道。

    田野毕业后便失去踪迹,他人际关系好,但志不在于此地。他与学校里的几个好朋友尚还联系,有时还聚一起吃个饭,有时他也会来镇里采购一些边境森林难以采到的药材。时间在这样的人身上是不体现的,每天如一日,数年也如一日。那天他如往常一样进森林采药,一不小心迷了路,兜兜转转半天,眼看即将日落西山,转眼竟见一个洞穴。正当田野寻思在洞穴里凑合一晚安不安全的时候,他在穴口看见了一个黑色的人影。

    胡显昭。

    此时胡显昭也抬眼看着他,面色苍白,但是眼角欲裂,血丝遍布眼白。

    田野至今还记得那个场景,他算是个胆小的人,但他见了明显状态不正常的胡显昭竟没有一丝害怕。

    “胡显昭?”那时,他小心翼翼地开口,语气里竟不由自主地带了一点点愉快。

    那时胡显昭定定看着他,紧咬下唇,许久才干着嗓子回答他:“你认识我?”

    “我当然认识你,几乎所有人都认识你。”田野想起前些天去镇里采购,传的沸沸扬扬的一件事——最厉害的勇者要去屠龙了。恶龙一直是那条恶龙,好像存在了数百年,每一年,人们都会向恶龙进贡一位花季少女和一个男婴为求和平,久而久之成了习俗,成了每位乡民刻在骨里的习惯。而最厉害的勇者自然也呼之欲出了,田野在听到这个消息时愣了愣,这是他数年来第一次听见胡显昭的讯息。尽管这些年他沉心工作,他也在不断无意识地回想校园生活时的那些注视。但是胡显昭也如他一样,毕业后似乎也失去了踪影,他很久未听说那位天才勇者了。

    胡显昭没有再多说什么。当时他向他要了食物,田野身上食物不多,本想拒绝的,但当得知胡显昭已经三天未进食后吓的全塞他手上。当天田野的确在洞穴里过夜了,因为天色已晚,夜晚的边境森林过于危险实在无法回去。有了那个晚上,田野才知道胡显昭已经屠龙三天后了,他本来和龙对战得伤痕累累,最后一剑斩下后却仿若新生。他发现他完全无法离开这个洞穴,仿佛有一种灵魂上的牵引力将他与这里牢牢套住,他曾尝试过迈出洞穴一步,心里莫名突增的惶恐感和愤怒却阻止了他的逃脱。他的身体也开始有了变化,他的鬓角有了柔软的形似鳞片的痕迹,而且恢复能力极快。他也对进食没了那么大的欲望,刚遇见田野那段时间,他一天需要进一次食,现在对食物基本没有了渴求,他完全可以将空气中的元素吸收来转化为体内的能量了。

    田野听着觉得惊奇,想起以前在学校看的一本古籍上写的关于龙的诅咒,不过那古籍太偏太老,文字晦涩难懂,他也翻译得云里雾里。他与胡显昭说了,笑怪他在学校不好好学习。

    此后田野每天都会去那个神秘的洞穴,给胡显昭带去食物。他也知道了原来胡显昭早就认得他,那个在炼药室里被老师推上讲台演示炼药的牧师,意外的是正好那节课他没睡觉。遇见胡显昭这件事他当然不想对任何人说,只是传达恶龙被除这个好消息还是有必要的。但当他再一次回到乡镇里时却发现无人知道恶龙,无人知晓胡显昭此人。他去找来当年的古籍,头昏眼花看了一晚,才知道他养的也不是胡显昭而已,已经是一条龙了。

    胡显昭听了没说什么,他已经出不去这地方,世人忘了他又怎样呢。田野又说,书上说他还会继续变化,脾气会变暴躁,占有欲将会持续变强,会渐渐失去人性,知道变成真正的龙。而胡显昭听了也没什么感觉,他来杀龙,本意也不是为世人造福的,只是想来就来而已,当他成为龙,对世人施恶的也不是他胡显昭本人,是条野兽而已。

    尽管胡显昭对食物渐渐失去兴趣,田野却仍要每天来洞穴一次。或者说他不再渴求食物,却越来越在意那些冰冷的财宝,田野不得不为他施展净化法术减缓他龙化的进度。再后来,他的占有欲自然而然地扩散到了田野的身上,他会因为田野晚到半个时辰而虚脱,也会为田野的离开而发怒。

    田野并不为此困扰,这是种很奇怪的感觉。他愿意为理想离开人群,却也愿意与胡显昭在一起,尽管胡显昭作为正在龙化的龙如同隐藏的炸弹般危险。后来他搬了一些炼药的器材来洞穴里,为了能够在那里呆的更久,田野甚至觉得,以后住在洞穴里业是迟早的事。

    当他涉足在森林深处,他脑海里却始终回忆着那个空旷的洞穴,有着堆积如山的金银财宝,那里有个黑衣少年将自己埋在冰冷的财宝里等着他,等着那里唯一的热源。

    原以为他们的未来就将是这样,要么他先于胡显昭死去,要么胡显昭先完全龙化,而且看起来结果会是第一个,因为有他的压制在,胡显昭龙化的进程基本已经控制住了,只不过一旦他死去,胡显昭会立马成为一条新生的龙。

    直到胡显昭的存在被发现,也不能说是被发现,而是被检测到了。只是昨天田野少见的进了城,才听说皇家的占星师观测到了龙的存在,连位置也确定在了边境森林。田野才连忙从城里赶回来,骑士团已经准备要去扼杀这条新生的龙了,他要赶紧把消息告诉胡显昭。

    进城需要的时间很长,他加紧回来也用了将近半天,此时胡显昭已经近两天没有见到田野了,消息很重要,同时给胡显昭净化也同样重要。他想着,然后赶到了洞穴。






    胡显昭还压在他身上,田野感受到摸上他腰迹的手还有卡入他双腿之间的膝盖心里警铃大作。田野赶忙在胡显昭怀里挣脱,可是他一个牧师哪里挣脱得了龙的束缚?胡显昭的压制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田野此时只觉得腿软,在动作下越发觉得身体酸软没力,只能细着嗓子喘息着劝他:“等一下,现、现在不行,我有正事给你说的。”

    胡显昭动作缓了一些,示意他说下去。但这种状况下他哪里再说的出来话,田野连忙把胡显昭推开,胡显昭也没反抗他,踉跄定住身子后找了个地方坐下,目光灼灼地看着田野。

    安是安全了,但在这样的注视下田野还是忍不住身体发热。他平复了很久,然后才把他的消息告诉胡显昭,净化早在见到胡显昭时就用了,这法术很有用,施法没什么麻烦,也没什么副作用,只不过压制住龙化,压制不了两天没见田野的胡显昭的占有欲。

    胡显昭听了一愣。

    是的啊,这反应与当时的田野如出一辙。按诅咒里的说法,胡显昭完全龙化之前是会失去所有存活于世的迹象的,他也的确被所有人忘记,连活着的证明也不再有。胡显昭沉默着,与田野对视。田野大概也明白他的意思,事实上他早这么想过:世人忘记了,世界忘记了,但是田野还记得,以至于与诅咒有了偏差。

    胡显昭曾问过田野住进森林,每天采药的原因,田野很自然地答“是为了炼制长生不老药”。这的确是他的志向所在,他没有什么可以隐瞒胡显昭的。胡显昭听了眼睛一亮,转瞬又暗淡下去,田野知道这是人的正常反应,所有人听见长生不老药这个名字时都会激动起来,毕竟是炼金术师和炼药师历史以来的最终追求。但胡显昭反应过来了,他已经是龙,已经有了无限长的生命,这种人类最基本的渴望他已经不具备了。

    胡显昭没有再细想,是因为他不知道田野的研究进度已经到了非常完善的地步。但当时田野摸到了端倪,配置了长生不老药的药方,某一方面算是摸到了时间规则的一角,这有可能就是他记住胡显昭的原因所在。

    已经十分简单了。田野已经大概知道解决的方法是什么,要么胡显昭应战,要么他也与世人划开界限。前者听起来非常傻,后者听起来也差不多。他们都是在世界规则的缝隙里狭隘求生,互相缠绵的两个人而已,舍弃人们似乎并不那么难。但胡显昭不想勉强他,将田野绑在身边,得寸进尺,无尽索取的是他,他不能再进一步了。其实他自己也在约束自己对田野的依赖和占有欲,如果田野再放纵他一点,他可能不仅仅满足于对田野灵魂、气息、肉体的各种需求,他害怕完全不受控制的自己对田野做出什么坏事,比如把田野吞进肚子里。

    “你有想好吗,田野。”其实你比我聪明的多,你应该早就想好了。胡显昭心想。如果想要把军队击退,也不是那么难的事,龙化后他的实力很强,他有信心击退军队,甚至还能保护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牧师。

    田野看着他笑了,说:“装,你还不知道呢?我能搬出来住,我未必还搬不进你这洞里吗?”

    “你以后只见得了我,你不能再去城里买药材,朋友请你吃饭也去不了,不,你将没有朋友了,你只有我了。”一副征求意见的样子,但却是说的肯定句。胡显昭的声音低沉却轻飘飘的,田野听得有些不耐。他内心有点冲动,有种等待已久的感觉。可能他以后很难找到他想要的几种稀有药材,可能他将完全失去他优秀的交际能力,但是他等待已久的感觉更甚。谁的占有欲要更多一些,谁也不好说。

    “你还早就没选择了呢,你除了看着我你还能看着谁,你看我看不腻我看你还腻吗?”

    “以后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人。”

    “不一直都只有我们两个人吗?胡显昭,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想我搬进来很久了?”






    后话:

    写这篇文之前构思的是一个比较孤独的故事,但是隔了太久才写出来,没有之前那种味道了233

    大概就是最开始沉默等待毁灭的昭,还有成为昭全部依赖的田野吧,从最开始就都是渴望孤独的人,大概从见面起世上就只有他们两人了。与现实昭野的性格有较大出入。

     

    昭野昭妹

    评论(11)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