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花犯

—就叫我花犯吧—
追星追番两不误,二三次元两手抓
喜长篇,更新慢,冷cp专业户
爱吃all,但认定了攻受后不可能站对家的
删文狂魔请注意
  1.  55

     

    【昭野】给你我最真挚的

    。电竞同人iboyXmeiko,请勿上升真人

    。hxz感冒那段时间写的,情节乱编

    。标题和内容没啥关系

    。文后有德杯后垃圾话,别看


    今天胡显昭还没有起来。

    田野望向明朗的窗外,晨光已耀眼到驱散凛冽了一夜的寒雾,跳跃地飞舞在光束里的飞灰。田野被温凉的晨光沐浴,不一会舒服的眯上眼睛。但就算如此空气也还是冷的,田野感谢天的恩赐,同时也不由得捻着衣角想: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让胡显昭穿厚点。

    田野取消了再来一局的想法,趁着上野去吃早饭、中单忙着团战的间隙他又瞟了一眼墙上的钟,11:29了,但胡显昭还没有起来。







    他们之前是有谁说过,“小孩永远是身体最好的那个”吗?记得每次出门,田野总要摸一下胡显昭衣服的厚度,如果比他少两件他就要骂了,“胡显昭,你是不是想感冒了?”事实上感冒的最少的就是那个喜欢穿着短袖在基地里无声显摆的那个人,穿最多的都是最怕病的,最怕病的是往往病的最多的。

    屁话。现在胡显昭感冒了,前几天桌子上除了吃的就是纸,然后是越来越多的纸,原本认认真真打训练或者rank的时候就他那儿没啥声音,现在全是“嗤——嗤——”的抽鼻声。为什么职业选手偏偏就是那种懒得洗头剪发,懒得下楼买酸奶的一类人呢,感冒了连看病都不去,就只吃工作人员带回来的感冒药。昨天田野叫他起床的时候,胡显昭难受地裹紧被子,田野探他额头的温度,赶忙又给他加了一层被子,然后跑下楼去,看到已经有队员在rank了,教练恰好也在,他就哑着嗓子说,“胡显昭有点烧”。

    量了体温结果是没有发烧,田野将信将疑地把手贴上自己的额头,发现自己竟然和胡显昭是一个温度的,只是他手太凉了。再怎么规矩严格也是要当个人的,田野把被子给他裹严实,在床边晃晃也走了。胡显昭也没有赖很久床,训练即将开始时,他抽着鼻子进门来。田野瞥他一眼,顿时又想打他,这小孩,又穿个单衣,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从不病体质翻车到感冒了?

    昨天胡显昭结结实实地和他们一起打了一天训练,打的也就中规中矩,这小孩生病了rank就疯狂掉分,但是训练赛认真起来还是不至于被爆锤的。田野想了想今天一整天没什么可分析的,就说“还可以吧,状态平稳”,一圈人总结下来轮到胡显昭,他安安分分在沙发最角落的地方坐着,一天里第一次露出一瞬疲惫的神色,胡显昭垂下眼睛嘲讽地笑了笑,“不怎么样,不秀。”

    训练结束,凌晨就没什么人再打rank了,田野只玩了一把,十多分钟赢了,但催的他更想睡觉。adc队友很c,他突然也想对自己说句,“不怎么样,不秀”,他在游戏中看卡莎像刺客一样在峡谷里飞,每一个wrq下去都必有一个人头。对面洛鬼魅一样从各个视野盲区钻出来想开卡莎,基本上都被e躲开,卡莎离死亡最近的一次田野想操纵布隆闪we加治疗,只是想的美好,卡莎在被魅惑抬的瞬间净化秒解,闪现逃离战场,留他在四个人大招里被击飞的下不了地。

    他被卖了,但是卡莎跟着其他队友拿了四杀,直接中推一波。他的屏幕没有黑多久,索性一移鼠标看队友四人在那儿推门牙塔,对面五人已全部复活,想开团背水一战,然而布隆始终只静静站在泉水里。田野心不在焉地看着——队友快死完了,卡莎最后一滴血时平A已经出去了,强点水晶赢得游戏。

    那一刻他甚至想输,虽说只有一刻,但他忍不住自己羞愧起来,电子竞技最可恶的就是不想赢。田野关了电脑回宿舍了,他只留下来打了一局,可是其他人都走光了。打开宿舍门的时候hope还没睡,他窝在床上看手机,田野笑着催他,王杰一如既往沉稳地笑了笑,说“看比赛呢”。田野想起来了,王杰说他有几场EDG的s赛没看没时间补。他凑过去看了一眼,说“这局赢了。”

    “赢了?这怎么赢的?”王杰说,田野忍不住想是不是ADC说话都这么露骨,“这局团打的不好啊。”

    田野跟着他继续看,看到霞跑到高地处回城,对面佐伊准备r过来。“你看吧,”他说,“就这么赢的。”话音刚落,霞闪现回手一个平A,iboy击杀uniboy。

    他不记得王杰最后有没有说什么,他最后也困的不行了,走回自己床位的时候路过胡显昭的床,上前摸了摸他的额头,还是觉得烫的不行。恍惚间他已经把自己的额头贴了上去,是一样的温度,待他反应过来猛地拉开距离,看见王杰仍津津有味看手机才放下心,压抑着强烈跳动的心窝进被子里。

    他梦见自己又回到那天,有人问他赢了什么感觉,现在的他操纵着他原来那个枯朽的身体说,“赢了还是很开心,但是感觉不怎么样。”






    田野还是忍不住去看胡显昭了,狗中单打赢一波团但是死了,眯着眼睛目送他走出训练室。田野心里想不管李汭燦,快步走到宿舍门前,打开门的一条缝往里看,晨光稳稳照在他的ADC的身上,他的ADC睡得很香很安静。

    胡显昭。田野压抑自己呼吸的声音,蹑手蹑脚地走近他。胡显昭睡觉也是虚开着眼的,喜欢把手拿到被子外面来,但是今早田野走的时候已经给他塞回去了,现在姿势安安分分。此刻胡显昭微张着嘴呼吸,也许是因为感冒鼻塞太严重了。田野看着难受又好笑,感冒的小孩皱着眉头,但呼吸和睁眼的样子可真是越来越像一条鱼。

    田野半蹲在床边,想着要不要叫醒他,吃完早饭该训练了,再拖下去就要迟到,他自己都还没吃呢。他细数他的眼睫毛,看他相比较为粗糙还生着青春痘的圆脸,他吐出的气,他唇的纹路。最后他越看越近,不由自主将额头相贴感应他们相同的温度,在胡显昭的呼吸下轻语,“快些好起来吧,胡显昭。”

    他缓缓将伸出的身子退回去,被他遮挡住的晨光再一次重新照耀在他的ADC的脸上。

    而此时的胡显昭正用含着笑意的眼睛凝视他。








    垃圾话:

    其实我一直以来都是偏爱ADC选手的。很久以前我是个联盟的混子玩家,等级不高,但是建了很多很多小号就为了拿新手的精粹买不同英雄。那时候我还不看比赛,也没啥技术,不打排位,是个用自己喜欢英雄的匹配人机欢乐玩家。说起来好玩,我主玩ADC,是因为联盟新手教程是寒冰,和hxz说的一样。

    我第一个认真看完的比赛是EDG的比赛,哪场记不到了,我只记得一个叫iboy的选手拿着我很喜欢的复仇之矛在人泉水前压着打,恨不得矛插在屏幕前的对手脸上。这对当时玩ADC主混的我带来了震撼,这不是小昭最秀的比赛,但是给我影响很大,从此我玩ADC会怼脸,会杀到泉水里面去。然后我渐渐开始看比赛了,喜欢上了小狗、老贼、deft、bang还有后面喜欢上的阿水,谁强我就喜欢谁,除了欧成我没有特别喜欢吧(不是很喜欢他的打法)。

    我是因为iboy的c才喜欢上他的,但是后来看见有那么多c的adc,为什么我最喜欢iboy?我也不清楚,可能是那时候一瞬的感觉,可能是他总能力挽狂澜站出来。meiko我最开始不注意他,我看比赛时没有碰见他最强的时候,有时候看见他精彩的操作但是也没继续关注下去,因为我同样见过他捞的样子。我真正深入了解EDG大概是今年冒泡赛的时候,一口气补了超多以前的比赛,一期一期看完E言堂和E言难禁。然后追s赛,蹲直播,进粉丝群,直到昨天还在看德杯,当然我还会一直支持下去。追比赛,还磕了cp,甚至写了昭野(我文件夹里有好多好多没发出来的)

    s赛的时候ty捞啊,我不怎么在乎,说实话我偏心也是真的偏心,我的确喜欢ty大于meiko。但是hxz不一样,我喜欢iboy大于hxz。也许他也真的会有变捞的那天,比今天德杯状态不好还要捞,也许那时候我不会再继续关注他了吧,但对于此时此刻还太早。谁没有状态不好的时候呢?反正我看完比赛后排位连跪5把,有三把还用的版本儿子卢锡安,有局对线还被金克丝压。反正我看见喷hxz的言论看不下去,就和当时喷ty的时候一样,最近一段时间绝不会打开微博和掌盟,估计最近我的活动范围就在lof和QQ了。说实话德杯我有很多想说的,但是不敢贸然分析在网络上,就不说这些了。

    我喜欢上iboy是因为他c,我现在仍喜欢iboy,因为我知道他之后肯定还能c,可以很c,c很久。对于我这样的粉丝来说,我最好的祝愿就是祝他carry。

     

    昭野昭妹

    评论(7)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