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花犯

—就叫我花犯吧—
追星追番两不误,二三次元两手抓
喜长篇,更新慢,冷cp专业户
爱吃all,但认定了攻受后不可能站对家的
删文狂魔请注意
  1.  70

     

    【昭野】陪伴

    。是职业选手昭和学生野,青梅竹马设定

    。电竞同人IBoyXMeiko,请勿上升真人

    。勉强写完了吧,分前后两次写的,有点无厘头接不上

    。原谅我我真的不会取标题(我太痛苦了!)








    田野推了推滑下去的眼镜,叹着气将头埋在书堆里。他在书页里眯了一会儿,脸上沾上了刚写下未干的墨痕。书桌靠着窗台,田野眯着眼看到水蓝色盈盈的月亮,寂静的校园小道,宿舍后的小树林,微弱的路灯灯光下落寞的熒虫飞灰,是半夜了,仿佛在催促着,和身后舍友的呼噜声一样,是时候该睡觉了。

    好了。田野从笔筒里抽出一根书签夹在书页里,随即起身,却在绷直膝盖时差些跪下去。这时他撑住桌子站好,晃眼中看见楼下被遮挡住的路灯的光线,似乎是一对情侣跑出去了,在路灯下依偎着。白日里分隔在两院,夜晚却是最好的传情之时,田野看着不由得心里多了一丝敬佩和落寞。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在情侣脱离视线前就拉上了窗帘,嘴里叨叨着“早日分手”边脱下外套直接爬上床,埋在被子里面对墙壁。

    他闭着眼睛,冰凉的被窝渐渐暖了起来,但还是让他不停哆嗦。他脑子很清醒,但同时很乱,一下子是白天被教导员批评,一下子是舍友在宿舍和女朋友打着电话吵架,一下子是早晨没看完的《生命科学史》,一时间竟分不清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田野越发觉得头疼,在这个清冷暧昧的凌晨独自在宿舍的被窝里胡思乱想让他心感烦闷。

    “胡显昭,”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他是否入梦,反正他闭着眼这样喃喃着,“我睡不着……”









    曾经是田野陪胡显昭来青训营,别的人,要么家长送来走了,要么结伴来的,只有他们十五六岁的小孩儿一样地走进来,像是对什么都不知道一样懵懂。胡显昭在青训营里的这段时间田野不能陪着,首先他本就是送胡显昭来的,并不加入青训,然后就是他还要继续上学。青训的时候不没收手机,每天晚上他们就会通电话,田野每次挑灯夜读,估计胡显昭也正熬夜rank着,反正他们就这么通电话,不需要一直讲话,听到呼吸声就已经是劳累一天中最大的幸福了。胡显昭刚进的时候话多一些,多是讲的青训营里面新鲜的事,给田野说:那里面的辅助还不如你好,原来韩服大师多少多少分都是虚的,比不上国服王者。田野就教育他好好上分别做舔狗。

    半年,这样不长不短,不足以铭记也不足以忘却的时间总是会过得很快吗?田野原以为青训时期无法相见是难以忍受的,但事实是他们都适应的很好。田野不清楚胡显昭那里真实情况,不是指怕胡显昭报喜不报忧,哪怕胡显昭在那儿乱杀碾压其他选手,估计也只会一声不吭说还行。他一个从小和胡显昭一起长大陪胡显昭熬夜双排的,最清楚不过胡显昭的实力,所以他相信他,当喜讯传过来的时候他有些欣喜,但是丝毫不觉得惊讶。

    胡显昭去了EDG,这是他们在青训之前就说好了的,只要能去就一定去。胡显昭在争夺首发的时候,同另一位AD选手连续三天rank不眠不休,最终取得胜利这一件事田野是毫不知情的。那时他白白在另一个城市担心了三天,在三天里的最后一分钟时收到胡显昭发来的一个短信,正在田野熬不住打算上床睡觉前最后看了一眼手机的时候。

    [我好困zzz]

    这是什么啊。田野当时的确是这么想的,这是啥玩意儿,这几天他发了无数短信,无数个未接通电,胡显昭就回了个好困。田野在另一个城市的某处气笑了,但是拿着手机琢磨着,还是只说了:

    [困就快睡!]

    然后胡显昭就没再回他了。田野看见他的消息就放下心来,只当他是乖乖去睡了,但是心里莫名有些澎湃,想着一定要去见他,必须得去,且已经迫不及待地在脑海里描绘他的样子:婴儿肥的脸,刀尖一样的眼,细致的唇纹,吻他时的气息,抱他时的力度。遏制不住,田野深吸一口气,无论如何——要去见他。

    田野各种请假各种借口才终于脱身出来去另一个城市见他的小男朋友兼青梅竹马,EDG的队员终于因此认识他。老队员们对新AD都还不够熟悉,知道新AD有这样一个男朋友,竟没有什么排斥性的直男反应,反倒很客气地和他交流,说是想了解下和胡显昭相处的诀窍是什么。田野听着觉得好笑又欣喜,看起来他的小男朋友在这里混的不错。队里的辅助Luren还苦笑着给他说,胡显昭曾说青训的辅助还不如王者好,原来说是你。听到这里他又笑得想骂胡显昭,但转眼一看,胡显昭坐在角落里,笑眼盈盈地凝望他和队员们笑谈,他竟被这眼神看得说不出话来。

    “胡显昭,你好好打比赛。”他临走时对胡显昭这么说了,胡显昭垂着头摆弄行李箱,点了点头没吭声。他就忍不住又添一句,“我一直想你,你别想我,好好打比赛,我把你的份也想了,好不好?”

    胡显昭没有说话,闻言抬起头冲他笑,吻别。










    “什么意思?”胡显昭看着直播间里清一色的问号直乐,“就是说我今天播不了啦,要出门。”

    “……出门干嘛?”他还是笑嘻嘻,声音低了下去,“出门接大爷,排面。”

    “好了,下播了。”他收敛一点笑意,嘴角强行下压,只是眉眼仍旧弯弯,无视了诸如“接谁啊”“月底你不补直播时长不够要扣工资的”这样的弹幕。

    刚关了电脑,和工作人员说了一声出基地门,就收到一条短信,胡显昭还没看,身体在听见提示音的时候就先头脑一步笑出声来。他拿出手机划开屏幕,冬夜很冷,他出门时刻意带了多穿一件外套,此时还是忍不住把手指缩进衣袖。

    [你这也太不当人了吧。]

    胡显昭一看,趁着夜色笑开了,缩着手指回他。

    [你到了?]

    [嗯,刚下飞机没多久,刚看你直播间你就下了。]

    [这还不是接你这个大爷。]

    [?你给我快点,我无聊得要睡着了。]

    胡显昭啧啧两声,把手机揣进兜里加快脚步。他到机场的时候,田野整个人窝在等候室的沙发上,眯着眼睛像是睡着了的样子,但是他一走近,田野就憋不住露出笑来。胡显昭有些受不住这可爱攻击,把田野从沙发里拽出来,幸好机场有暖气,不然他这样只穿一件毛衣铁定着凉。但他还是把外套脱下来给田野了,田野看他里面是件还算厚的加绒卫衣就勉勉强强接受了,窝在羽绒服里和胡显昭一起挨得紧紧地出了机场。胡显昭给他定了酒店,这次来的机票都是他买的,田野笑着说老板大气,心想小孩长大了挣得钱比他还多。

    “你这么容易就请假了?”

    “嗯,说一声就行了。”胡显昭点点头在衣兜里掏出来房卡,正准备开门。事实上的确如此,只不过省略了很多细节而已。他找教练谈话,说出请假的理由的时候教练很快同意了,只不过用暧昧的眼神凝视他,叮嘱了一声明天早上记得回来就行。胡显昭全是当没看见,肯定也不会对田野说。

    胡显昭带着田野进房,把行李箱找个角落放好就直接一个扑身躺床上。田野一看定的双人床,嘴要张不张半天也没说出个什么,干脆鞋一脱外套一甩就钻进去了,还能推一把胡显昭叫他把鞋给脱了。

    后来竟然是两个人盖在被子里暖烘烘的挑灯夜话时间,胡显昭把灯一关,只开了一个床头台灯,边玩手机边和田野有一遭没一遭地搭话。问他s赛看没,田野答没看,胡显昭就哼哼着在被窝里踢他一脚,说我这么秀你不看,好好学习啊。

    “我不好好学习谁养你啊?等你退役了不投靠我?”

    “可以,老板。”

    “哼哼……对了胡显昭,回头签两个名我带回去,我两个室友吵着要,很烦。哎你说我拿去卖赚不赚钱,批发价,一个签名十块卖的出去不,听着是不是像假的啊哈哈哈。”

    “卖肯定卖不出去啊,十块钱谁信。你要卖就卖100块。”

    “嗯,不行。100块太贵了没人买。”

    “s赛冠军AD签名都不买,那没办法了,别卖了。”

    “冠军?这次夺冠了?”

    “夺冠了啊。”

    “那你不给我说。”

    “哼哼。”

    “我这是真不知道……我连手机都没看,几十天了。看你们进四强我就没看了,毕业要准备考研了。早知道我守着看了,主要怕我心态崩。”

    “不是给你说了这次有秀了?”

    “我又不知道是夺冠……回头一定补一定补,当你一回舔狗好吧。”

    胡显昭笑着说啥啊,他明明又没在意,田野看不看他比赛没关系的,只要田野能一直开开心心的,经常来看他,休赛期和他快乐国服双排,和没有职业以前一样就可以了。但是田野貌似很愧疚的样子,脸窝进胡显昭的方向的被子里,闷声说睡觉了。胡显昭一看时间一点过点,说这么早,才一点。

    “干嘛啊干嘛,”田野露出润亮的眼睛盯着他,颇具警告意味,“警告你啊胡显昭,我要睡觉了,有事明天搞行不行。”

    “明天要回去补直播。”

    “我不去?”

    “你要去……但是在基地又做不了。”

    “……做什么事啊你,你还想做什么!”田野貌似忘记胡显昭只请了一天假这个事情,此刻被羞得耳朵通红。他不知道这样的无防备在别人看起来是最可爱最诱惑人的,无论导向着毁坏还是独占。胡显昭放下手机在一边,俯下身子去咬他通红的耳垂,感受其发烫的温度。

    田野呜咽一声,身体软下来似是不再反抗了。











    胡显昭退役的时候,没有很多人为他送行纪念,没有被捧成神也没被骂成狗,他上场的越来越少,直播也曾不停为退役的事情作铺垫,几乎所有人都默定了:曾经的lpl排面ADC要在这几天退役了。他的职业时间不长也不短六年,有巅峰也有低谷,拿过s赛冠军,曾被拳头官方评为最佳ADC,这是他职业巅峰期的最高荣誉,已经没有什么遗憾可言。对他,对新兴的又一支年轻的EDG,都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他走的时候接受采访,完全可以游刃有余地说官方话了,他感谢了队友感谢了教练,感谢了家里人的支持。问他接下来的打算的时候他愣了一下,然后说要先回一趟家解决下家庭的事,有人等了他很久不能耽搁了,然后应该会做直播吧。

    听到有人等了他很久,记者本能性得激动了一小下,但转念一想起这是一个已经光荣退役了的ADC啊,这样的八卦已经不能算引起界内议论的八卦了。他还是想坚持采访一下,却发现胡显昭已经没有继续答话的念头扭头走掉了。

    记者摇摇头,收拾收拾东西的时候听见有几个同事问他话,他不知道怎的此时对这个他以前没见得多喜欢的ADC有些怀念,脑内全是他曾经拯救EDG夺冠,德杯复仇,洲际赛一往无前的影像,那几句“iboy站出来了”“EDG建队至今从未缺席世界赛总决赛”“iboy收割了”他好像听了无数遍,在那一刻,在这些年。所以听见同事叽叽喳喳的问他话的声音他突然非常烦躁,回声吼道:

    “走了啊,人早走了!我不知道去哪儿了,别问,别人追完梦追爱去了!”

     

    昭野昭妹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