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花犯

—就叫我花犯吧—
追星追番两不误,二三次元两手抓
喜长篇,更新慢,冷cp专业户
爱吃all,但认定了攻受后不可能站对家的
删文狂魔请注意
  1.  37

     

    【局路】情书

    *校园,年龄差有
    *热恋黏糊糊恶心人期
    *可能有后续(应该是有)
    *渣文笔,ooc有,勿上升真人
    *
    *
    *
    *
             还是太久没去看看A路人了。局长上次去找他都是一个半月前,这次他忘了带些什么东西来,哪怕是吃的也好,但是他还是忘了。

          “你怎么来了?”A路人刚被同学叫出来,看到那头熟悉的乱蓬蓬的粉毛不由得惊讶。痒局长看出来他隐藏的笑。

             那他可不能来嘛。今天受了班上情侣的刺激,而他心心念念的人却还在这个教室里奋笔疾书备战高考,他一个高一的清闲得又忙社团又四处浪,偏偏让他不能和男朋友一起浪,就很不爽。

              等会他要是问我来干嘛我就说来给他高考加油。

              来之前痒局长心里就这么想着,听到A路人这么问不由得一下没憋住笑出来。

           “我来给你高考加油了”粉毛大型犬笑得肩膀微颤,却能奇异的不引起班里同学的注意。

            这人当我傻呢。A路人万分嫌弃的看他,然后推他颤动的肩,“我高考还有俩学期,装什么装,你到底来干嘛的?”他见痒局长没迅速回答,又补了一句“撒币。”

             班里有人注意到他站门口太久了,往这里望了望。A路人立马有种抛弃战友私奔的感觉。

         “想你了、想你了,不行啊?就你沉的住气是不,啊。我看你这不高三的人了吗,一个人考试考试做作业做作业得也累啊,又不知道去找某人分担分担你的痛苦让那人开心下。这不专程找你来了啊!不感谢下你痒哥哥?”A路人还真不知道痒局长口才这么好过,竟然一口气说下来还不带顿一下的,就想着肯定来时背过台词。

          “撒币你这人,”A路人哭笑不得,“还带傲娇的?你不知道咱们是偷着谈恋爱的啊?待会儿那群傻逼又要问我你谁了。”他还指了指班里。

           “什么鬼,我跑了两个教学楼你就这种态度?”痒局长炸了一下,看见自家男朋友略嫌弃略好笑的样子又软了,“抱抱也不可以吗?”

             他偷瞄了一眼A路人身后的教室,就大大咧咧的张手要抱了。

             A路人眼疾手快地双手拦下,倾身向前在痒局长肩头轻靠一下又迅速站正。

           “这服务没毛病了吧,滚吧!”A路人拍拍自己刚靠上的地方,赶忙转身进教室。

            耳朵红红的很好看。痒局长看着A路人有些慌乱的背影心情愉快,并捂上了自己同样红彤彤的耳朵。

             他想,这波不亏啊,血赚。
    *
    *
    *

             其实他们并非那么久没见面,俩人正处于热恋期恨不得每分每秒都窝在一起,还别说一个半月不见面了。除了在校期间,他们放学后都是粘在一块儿一起回家,上学也是一块儿来。两人住的近,从小就是邻居,成为哥们儿也很正常。

              估计他们自个儿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搞起来的。

              要说局长什么时候搬来,他都还记得是准小学时来住的学区房。但要说他们为什么玩到一块儿成朋友的,两人就都记不住了,只记得很小的时候他们就是很好的朋友,虽说从小互怼到大吧,感情依旧很铁。

            痒局长瞬时记忆很好,可太久远的事他也记不清。于是A路人忽悠他说他们小时候,局长都是喊他哥哥的,现在跟个撒币一样只会喊撒币了。

             局长还不知道A路人记忆跟屎一样啊?抓着他的连衫帽使劲往脸下怼,说,“我还不知道这事儿啊你以为?到底谁从小都喊痒哥哥来着?!”

             A路人闷得出不了大气。痒局长听见帽子底下传来闷闷的一声“艹你粑粑!”

             他一下子笑了,又赶忙把帽子松开怕A路人喘不来气。

           “你差些谋杀我,靠,贱狗!”A路人推他一下。“就知道欺负我记性不好”他碎碎念。

             痒局长挑挑眉,没说什么,只是突然把A路人身子掰过来,看着眼前还有些懵的没喘上来气的A路人一下亲上去,并迅速把舌头抵进去搅。

              A路人不太清晰的视线里发现痒局长瞪的大大的异色眼瞳,故作凶狠的样子像是说“我偏欺负你,偏让你喘不上气。”

             他象征性挣扎一下,在亲吻的间隙里呜咽一声,就顺从地抱住身前的粉毛,安分多了。
    *
    *
    *

             痒局长无所事事一个下午加晚自习才总算把这一天熬过去,也实在是太难熬了。数学懂不懂本就靠缘分不说,物理早难得不想看,到了英语更是不得了,满脑子都是想着自家男朋友英语贼好,那口音又正宗词汇量还大,又是哪哪哪次月考年级前几名,更无法好好学习了。

             上课发呆老是面无表情的痒局长突然表情生动。英语老师讲着新句型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以前有次A路人来他家一起做作业,他看着A路人一本正经地练口语时就觉得这个人这么认真可太讨人喜欢了。不由得脸上蹦出来个笑。

             老师自然注意到这个明显在走神的粉毛哥们儿,趁着新句型在这儿,把痒局长叫起来回答问题。事实证明有个英语好的男朋友是很重要的,痒局长虽然因为被抽起来很懵,但是答的十分完美。他答完坐下来,脑子里又是等放学了要向A路人请功自己英语这么溜给他长脸了,就又“嘿”得轻轻笑出声来。

             刚抽痒局长来回答问题的英语老师转移开的视线不由得又转回来。这人傻吧。老师看见粉毛坐下后趴桌上闷笑后决定不再管他。

             痒局长听见放学铃才觉得找回了自己,整个下午做梦一样的状态总算是过去了,人也变得清醒。他回忆了一下自己那傻子样,觉得这一切都是A路人的错,他明明上午都在好好学习的!肯定是临走前A路人红红的耳朵扰乱他心神了。

             他边匆忙的收拾东西边想着等会儿一定要做些什么把他这个下午补偿回来。
    *
    *
    *

             高三的人总是要辛苦些的,痒局长在A路人教学楼下蹲了近三十分钟才看见A路人顶着橙毛和疲惫的神情走出来,比前几天还多了十多分钟。

             他看见没人和他一起出来,赶忙迎了上去,手臂搭上他的肩问“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啊,干嘛了?”

            “嗯?”A路人顺势靠在痒局长肩窝,“这班主任一天太能折腾人了,事儿贼多。”

              他打了个哈欠。

            “你们首考啦?”痒局长有些心疼。

            “别说了,高三真不是盖的,明天首考。我还以为前几天就够折磨人得了,没想到今天还要可怕。”

            “你这才刚高三没几天啊兄弟”痒局长原本搭在A路人肩上的手微微换了个方向,给他揉了揉肩,“再厉害点儿你怕不是要扑街哦。”

             “累……求你别说了……”A路人又打个哈欠,再放了些力气在痒局长肩上,快要全身压上去了。

            “哦行行行……”痒局长只好把到嘴里的“你好重”和英语课的事咽下去,全心全意地撑着A路人往家那儿走。

              已经晚上十点二十过了……路上微暗但温柔的灯光撒过两个靠得极近的依偎着别扭前行的人,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
    *
    *
    *
    *lof的排版简直有毒,手动弄了好久才弄好,不知道大家看着怪不怪。局长的视频让我又重新燃起局路之火,我觉得咱们可以期待翻身的那天的!
    *老铁们,能看到我的文,能看完我的瞎比比到这儿都是咱的缘分,来个评论吧不吃亏(x

     

    局路痒局长A路人求你们别谈恋爱了结婚吧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