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花犯

—就叫我花犯吧—
追星追番两不误,二三次元两手抓
喜长篇,更新慢,冷cp专业户
爱吃all,但认定了攻受后不可能站对家的
删文狂魔请注意
  1.  25

     

    【冒魔】私人魔术

    库特:“我的确去过很多地方,我见过绚烂的灯火表演,听过无趣的演说,在战场上见过枪林火雨,还有仅我一个人享受的未被污染的自然。”

    瑟维“哈!”地一声突兀地笑出来,打趣道:“那您肯定不会对我这些小把戏不感兴趣了,想来您在其他城市见过更惊险刺激的魔术表演吧。”

    “不、不,您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魔术师,最优雅,最轻松写意,最让人提心吊胆想看下去的魔术师。”

    瑟维并不知道这样的无意义的称赞有什么好处,库特明知道这不可能取悦他。他灵巧的双手把玩着手上的小玩意儿,眼神在狭小的吧台上飘忽,桌上有库特特意为他点的酒,但他并不想喝,他本来就不怎么喝酒。

    “这样吧,”瑟维用他低沉磁性的嗓音再次轻笑一下,一下子坐正,吸引库特的眼神看过来,“伟大的冒险家,我特地为您再表演一个魔术,在我所有的魔术表演中都看不到的。”

    “哦?”

    “放心吧,一定能满足您那深不见底的好奇心,因为这是我从未向别人展示的私人魔术,即便其他的魔术师都会这种简单的小把戏。”

    瑟维将双手举起在库特眼前一晃,证明手中什么都没有,又突然双手并拢,像是握着一个鸡蛋。

    不得不承认,库特的确被没有道具的魔术表演勾起了兴趣,但眼前身着正装的男人不再动作,仿佛故意吊起他的心思。别无他法,库特只能由男人的愿向他询问地挑眉。

    “猜猜我会变出来什么?”

    库特没想到会把这个问题抛给自己,他只好皱起眉头思考。这位喜爱惊险刺激的魔术师向来不会表演小女生喜欢的狡猾戏法,他的经典是木箱,刀刃,铁笼,火和大变活人。“呃……”库特有些困难的开口,“蛇……?或者是子弹?”

    反正不会是白毛兔子。库特心里笑着。

    魔术师用着遗憾的表情摇摇头,手再张开来,出现的是原本绝对在手里握不住的几束漂亮新鲜的玫瑰。

    还真的是小把戏。库特并不明白为何他会这样开心,以至于放肆的笑起来。见多识广的冒险家大笑着说道“噢——我猜您一定是从袖口里抽出来的,只有那里放得下了!”

    瑟维笑着摇头,将玫瑰花束放在桌上,手指轻抵在冒险家心脏的位置。他随后优雅地起身,和每次魔术表演结束一样,轻松高傲的,不理会留下的冒险家和桌上的一杯酒离开了。










    注意,这是脑袋里突然有的小段子,然后就随手码出来了,没什么背景也好像没啥萌点(笑哭)
    估计也没人看吧。
    我想,在恋爱中的魔术师,也一定像在魔术表演里一样,轻松自如,可以把另一个人牵着鼻子走,勾起十足的好奇心,再给予最刺激难忘的体验。写着写着想到《爱情三十六计》,也不知道为啥2333
    冒魔好吃啊O︶O

     

    冒魔第五人格

    评论
    热度(25)